当前位置:恒兴鸿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旅游重庆旅游攻略重庆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重庆旅游攻略重庆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2022-09-21

像配料独到、菜品多样的重庆火锅一般,重庆这座城市,以独特而丰富的气质,立于西南山川。它依山而建,被人们称为“山城”、“雾都”,据说一年之中有100多天是见不到太阳的,比世界著名雾都伦敦的雾天还要多。它的建筑独特,被人们称为3D城市、魔幻城市。它的交通特殊,立体、道路窄、坡多、很多单行道,特别考验司机的驾驶技术和路况的熟悉程度。在这里,除了地图,人,是不分方向的。这也是一座包容的城市,洪崖洞的千年底蕴与解放碑的摩登现代,川美的文艺清新与步道的市井烟火,还有磁器口的悠然闲适与朝天门的热闹繁忙,各放异彩又交相辉映,一点也不突兀违和。

李子坝

轻轨穿楼,魔幻城市里的神奇交通

轻轨在高楼大厦间穿行,身在其中可能会觉得跟地铁无异,但偶尔扭头或者对面的窗户没有遮挡的时候,车厢里突然亮起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它是在空中行驶的。身处其中,有一种时空旅行的感觉,没有什么比在城市的高楼大厦间穿行更令人感到愉悦的了,这是有别于乘坐火车、地铁和巴士的体验的。

李子坝那里的单轨列车穿楼而过便被他们说成是让子弹飞一会儿。真的就有游客建议,应把那列轨道列车搞成子弹的造型,让它去洞穿重庆湿漉漉的灰蓝天空。所以,李子坝轻轨站每天吸引了不少人在下面拿起手机45度仰望上方拍摄,大家还纷纷玩起了错位拍视频,例如:张大嘴巴“吃掉”飞驰的列车,打开袖口、打开背包,将列车装入其中,争相把视频发布。官方为此还设立了一个观景台。

看到这个公共卫生间,我就知道,李子坝站大概是要将宠粉进行到底了~

走出李子坝站,若是还想感受重庆的山城魅力,不妨前往离站点不远的李子坝防空洞以及三层马路。防空洞作为重庆历史重要的“见证者”,其实有不少人都为之好奇。入口处,长长的防空洞通道里,挂满了多种颜色的灯笼,还设置有打卡拍照的涂鸦墙、秋千等。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一千个人眼中可能只有一座加油站:毫无设计感的顶棚,几台看起来都一样的加油机,千篇一律的布局……事实上,美的加油站,各有各的美。

8D城市重庆总是会给我们惊喜,比如这座由防空洞改造而成的桂花园加油站。沿着下图建筑往右上走,或者李子坝轻轨出来右拐,走不远就可以看到这个十分有特色的加油站。

桂花园单向通行,出入口分别位于防空洞两端。虽然面积不大,但它早已成为网红地。原因无外乎这几点:防空洞建于上世纪70年代,历史爱好者慕名而来;人们猎奇心理使然,汽车“穿洞”被认为“很重庆”;洞里凉爽,这里也是山城司机夏日加油的避暑地~

洪崖洞

重庆版的千与千寻

洪崖洞应该是大家来到重庆后,夜里最爱去的地方之一,整个洪崖洞灯火通明之时,也是它最热闹的时刻,无数游人来着打卡,边吃边拍的景象也是司空见惯。作为重庆又一大热门的摄影圣地,我更推荐你离它远点,因为恰到好处的距离,正好能将它的美全部窥探透彻。

说到洪崖洞最早得追溯到明初,戴鼎筑重庆城时,当时一共建了十七道门,分九开八闭,而洪崖门是闭门。

虽说是门但其实比较像城楼,因为当时根本没有门可以进出,纯粹用于防御工事之用。明未曾在城墙上架了两座大炮,据说是用来抵御张献忠之用。当时临江门和千厮门之间是悬崖,城墙和洪崖门都建在悬崖上。在洪崖门下面靠右的悬崖下有个洞,就是洪崖洞,当时张献忠就从这个洞攻入重庆城。

八年抗战时重庆人口爆增,因洪崖洞里可以摭风避雨,就成了叫花儿丐帮的地方,到了40年代悬崖上才有了小路沟通城内外。当时洪崖洞下是码头且相当热闹,洪崖洞两侧的悬崖下便开始建起一排排吊脚楼。因为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似摇似晃,构成重庆城特有的风景。

白天的洪崖洞我们欣赏的是重庆江边的吊脚楼建筑,以及周边的石雕、木刻品,甚至是远近、真假分不清的小故事,当然还有自由心证的传说和引喻。

重庆的夜景素有“小香港”之称,重庆市区三面临江,一面靠山,地势起伏。倚山筑城,建筑层叠耸起,道路盘旋而上,城市风貌独特,由此形成奇丽夜景。每当夜色降临,万家灯火高低辉映,如漫天星汉,极为瑰丽~

有人说,宫崎骏《千与千寻》中的澡楼就是以洪崖洞为蓝图,但若然以时间来推算,也许以重庆江边吊脚楼为蓝图这个说法会更贴切一点。但不管宫崎骏是不是真有参考吊脚楼,我都不得不承认它的确有宫崎骏动画的味道,尤其是晚上的夜景,简直美得一塌糊涂~

龙门浩

青石梯,青砖墙,天青色里青衣裳

龙门浩老街位于南滨路中段,面对长江、背靠南山,将渝中胜景尽收眼底。老街依山而建,上下落差近50米,山城特色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青砖黛瓦、青石甬道,远远望去,每栋建筑物都被赋予了不同的格调和品位。

“浩”,自然亲水,老街自然亲山。从下而上唯有顺着陡峭的石梯坎气喘吁吁地爬啊爬。当然也可以坐电梯但就无法品味什么叫重庆了——那个给你艰辛又给你酣畅的重庆,那个叫痛快的重庆。爬到半山腰,仿佛一切豁然开朗,路旁有不少参天的古树,如果从高处俯瞰,会发现整条老街都掩隐在这浓密的绿荫之下。这些百年前种下的老树与老树之间,间或穿插着些许房屋,它们是意大利使馆旧址、美国大使馆武馆处旧址、重庆海关别墅旧址……它们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地分布于垂直高度达40米的山坡之上,构建成了“万国建筑博览园”。

这些曾经爬满青藤的“垂垂老者”,在近几年龙门浩老街的打造中,返老还童了,继续不带偏见、公正客观地叙述着自己的身世。我们真的不要小觑这些用石头、砖瓦、木头建起来的房子。别以为它们没有体温,更没有如簧的巧舌,就任人摆布。殊不知,只要它们仍伫立于那里,就是真实的历史在娓娓道来,容不得虚构和演义。

正因为如此,龙门浩老街的修复打造者们慎之又慎,整体采用了倚山就势、退台式的建筑风格,蕴含一种对这方水土的尊重、珍爱、包容、执着、退让、求和与留异,让它很山城、很重庆,并聘请了一流的文物修复工匠,用各地收集起来的160万块老建筑旧砖、40万片旧瓦、3万吨条石。修旧如旧,“为重庆打造了一条能贮藏这座城市历史、人文、事件、民俗、传说综合性博物馆式的街区”更让我庆幸的是,工匠们没有去惊扰这里的大树,这些树的根还是缠绕着一百多年前的旧时光。

这精心拼凑的一砖一瓦,还是努力在维持着老建筑原有的样子,就像墙下面那蜿蜒着沿各种缝隙穿行的黄葛树的根,固守着,支撑着,不让它们消失在历史的尘烟中。

和大多数景区比起来,这里还真挺安静,毫不拥挤。再往上攀登,便至老街的“峰顶”。这里,是重庆最美的城市阳台,远景是整个渝中区半岛的宛如游龙,近景是东水门大桥的翩若飞鸿。

大多数古镇都只有中式建筑,而龙门浩却有不少西式元素,只因这里曾是个码头,当年汇聚了不少外国使馆。美国、意大利、比利时纷纷在此设点,也留下了这些西方人来过的痕迹。

然而,与龙门浩老街最勾肩搭背的接触方式是找一个地方真正坐下来,喝点吃点,辟如就坐在这里~

东水门大桥下,不时有轨道交通列车呼啸而过;传统与现代,就这样激烈而又融洽地碰撞在了一起。

不同于大多数古镇一条街千篇一律的商铺,这里更多的不是售卖那种纪念物件,而是餐饮美食。有吃有喝的,依山临江看风景,不可谓不惬意。

龙门浩有个“福门”,就在老街中央,门楼右边厚重的城墙上镂刻着一个大大的康熙御笔的福字。走过福门,顺顺利利

寻一家餐厅,坐在露台,抬头便能看远处的长江索道从江面上缓缓滑过。一条索道、一座大桥,连通两岸;一岸是繁华热闹的渝中半岛,一岸是静谧柔和的南岸老城。不用精致装扮,也无需刻意经营,自有时光点缀其中。

磁器口

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来万盏明灯

磁器口位于沙坪坝区嘉陵江畔,距离繁华的主城区仅有3公里。主城到古镇的交通相当方便,或许是因为重庆近几年发展太快,出了站台,我们丝毫没有觉察到已进入城郊,仿佛仍在繁华的市中心。沿磁童路往前走百来米,左转穿过人行横道,便可见古镇入口处之牌坊。可能受磁童路街道宽阔建筑高大的视觉影响,与古镇建筑颇为协调的牌坊则显得小巧。倒是牌坊上的对联,更是引人入胜,“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来万盏明灯。”不仅字写得龙飞风舞,且形象生动地记录古镇千百年来的繁荣景象。

步入镌刻着“磁器口”三个大字的高大石牌坊以后,便是一条铺着青石板、狭窄而悠长的石板路。人在路上走,偶尔会听到清脆的“咔咔”脚踏石板声。石板路两旁一幢幢二、三层小楼拥挤在一起,彼此紧密相连,独具特色。小门脸、木门窗,小青瓦的屋顶,木结构的廊檐,古色古香,尽展渝派建筑风格。石板路边,石阶缝隙,楼脚一隅生长的青苔藓,散发着霉气味,仿佛在讲述着小镇悠久古老的历史,给古镇增添了古朴厚重的风貌。

走在石板路上的游人如织,摩肩接踵。偶见三两只家犬跟随在各自主人身后,摇头摆尾,姿纵来来。难得一见的是,在低矮门市房的屋檐下,一位老妪倚靠在躺椅上,她满头银发,面容清癯,额头上布满了皱纹,双目微闭,旁若无人,像是在静心倾听小镇上过往匆匆的历史脚步声,又像是在默默守护着磁器口里的古老文明。

在磁器口努力寻找着曾经带给这个小镇繁华鼎盛的旧瓷器痕迹,来佐证它昔日的荣耀与辉煌。然而岁月留给磁器口的瓷器却并不多见,仅在几个不显眼的店铺里见到了现代版的匙碟盘碗等瓷器,古老的瓷器已是凤毛麟角,磁器口已经演变为繁华的旅游商业街。

古镇门口也早已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操着不同口音的游客们纷纷在磁器口牌坊前摄影留念,更多的年青人则摆出各种姿势玩自拍。看来,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来万盏明灯,早已不只是磁器口古时的繁荣景象,也正是当今磁器口的热闹盛况。步入古镇,街道骤然变窄,显得特别拥挤。两侧商铺林立,紧紧相拥,行人摩肩接踵,移步艰难。身临其境,仿佛就置身于繁华拥挤的大都市,又仿佛正在赶年前的最后一个场。如有人站在商铺前询价或照相,后来者就只好停步等待。

在磁器口这条石板路商业街上,好几处挂着“陈麻花”招牌的门店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人们很有耐心的在等候购买“陈麻花”。据说这种麻花是重庆知名的特色小吃,从清朝末年起就凭其香酥、脆爽的独特口味、“嚼着惊动十里人”的夸张比喻而名扬巴渝。所以来到磁器口的人无论排多么长的队,等待多么长的时间,也要带上几盒“陈麻花”离开磁器口的。

对麻花不感兴趣的我,却被一个茶馆吸引了。古镇最有特色的是茶馆。百来米长的老街,开有十几家茶馆,古风犹存。据介绍,当年镇上茶馆最多时达百余家,袍哥、水手及闲杂人等都爱进茶馆喝茶、摆龙门阵,甚至达官贵人、名人学者也喜来此了解民情。古镇茶馆的特色是配套有说书服务,各家茶馆纷纷邀请说书艺人登台挂牌说书,招徕生意。有的还配套有川剧坐唱、四川清音、四川竹琴等艺术表演,故称“书场茶馆”,又称“艺人茶馆”。

当我来到一家茶馆的楼下,仰头观望,楼上另一块木板上歪歪扭扭的写着这样八个字:“喝茶、休闲、观景,打望,吹牛,发呆”,很贴地气。茶馆在重庆、在瓷器口随处可见,是当地一张闪光的名片,形成了具有独特地域特点的茶文化。茶文化在不同的茶馆里有着不同的解读,我想楼下那八个字就是店家传递给茶客的理念吧。

豪爽热情、幽默风趣的重庆人爱喝茶。"以茶会友”,"以茶聚友”,体面方便。大家聚在茶馆里,泡上一碗“下关沱茶”,慢拂盖碗,茶香四溢,细细品茗。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古今中外,家长里短,无所不谈。历史的回音与现代的文明在茶馆里相汇交融,构成一道风情雅趣独特的巴渝茶文化风景。

磁器口历史文化底蕴丰厚,“一条石板路,千年瓷器口”。从小小的磁器口镇走出了许多的著名人物。抗战时期曾就读于磁器口嘉陆小学的丁肇中是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徐悲鸿、傅抱石、丰子恺、宗白华等全国知名的美术大师、美学家都曾聚集于磁器口的凤凰山上。

一条油光发亮的青石板路,迎来送往了多少的商旅游人,见证了磁器口的千年兴衰。磁器口始建于宋真宗咸平年间(公元998年至1003年),明朝时形成水陆交汇的商业码头,开始繁荣,清末民国时为鼎盛时期。直到上世纪60年代,随着码头的搬移,以及公路运输业的发展,热闹了千余年的磁器口终于安静了下来,并逐步开始衰落。

磁器口因山上有白色巨石崖壁而初名白崖场,后因明建文帝曾在场上的宝轮寺隐匿四五年,世人遂将宝轮寺改名为龙隐寺,白崖场也因此改称为龙隐镇。清朝初期,龙隐镇盛产瓷器,远销蜀外,名声远扬。后商人们因方便顺口,慢慢地就把龙隐镇叫成了瓷器口。因“瓷”与“磁”相通,后又被叫成磁器口,一直延用至今。

沿街建筑多为竹木结构,穿斗夹壁或穿半木板墙,极具川东民居特色。铺面多为一进三间,长进深户型。看起来铺面不大,但里面却很深。古旧的老屋里大多经营着颇具当地特色的土特产、名小吃,以及全国各景点大同小异的旅游商品,或水果糖画、棉花糖等,偶尔也有书画、服饰等商铺,无不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街两侧是密密排列着的店铺,多为平房或两层建筑,青砖灰瓦,红柱白墙,典型的巴渝建筑风格。店铺卖什么的都有,服装鞋帽、工艺术品,应有尽有。尤其是小吃,随处都是,热的凉的,肉的素的,煎的烤的,都带有地方风味,馋得人流口水,赶紧买来,当街食用,顾不得矜男淑女形象。

有些店铺还特意将食品的制作过程安排到门前,你看,这个人站在门旁,拿着长长的捣棒打糍粑;那个人立在门前把粉糊制成米线;这边店铺里用机器摇晃面糊锅,还做成人拉锅动的样子;那边台阶上还有人表演川剧变脸招徕顾客。

古镇的小吃美食颇为闻名,毛血旺、千张皮、椒盐花生,已成为享誉四方的“饮食三宝”。古镇鸡杂、手工酸辣粉、手工糍粑等百吃不厌。

总被说商业化,却一直都是人们很爱去的地方。

重庆人爱搓麻将,上到耄耋老者,下至稚嫩的娃娃,他们技艺娴熟,搓起麻将来乐此不彼,通宵达旦,沉醉于搓麻将所带来的无比快乐中。

闲散唠嗑的老人,打麻将的街坊,奔跑玩耍的孩童,年代久远的建筑,伸着懒腰的猫狗……整个画面散发着一派浓厚的老重庆味道。

鹅岭二厂

带着老重庆的基因,打开新世界

重庆是一个神奇之地,地理环境的差异,导致风景,建筑,都独具一格。另外重庆更是各大电影的拍摄取景地。《变形金刚》取景地仙女山,《火锅英雄》同学联盟火锅店……而《从我的全世界路过》电影中的取景之地,就在重庆的鹅岭二厂。

一大早来到这里,店铺都没开门,也鲜有游客,入口处有卖冰淇淋的小店,旁边有大家所熟知的网红店铺。

1939年建立之初,这里被称为“民国时期的中央银行印钞厂”,专印钞券、税票、邮票等有价证券和政府文件。

这里曾是重庆的彩印中心和西南印刷工业的彩印巨头,据说在上世纪50至70年代,在重庆,但凡是带色的纸片儿,差不多都是从这里被印刷出来的。

青石阶、生锈的栏杆、长满苔藓的瓦片、斑驳脱落的外墙,老旧的木制楼梯……有文艺的气息,也有网红的气质。

实话实说,这里很小,真的很小,一大早过来,真的难以想象这里人多的时候,在几个“景点”排队拍照的尴尬场面。这里和全国很多的创意园一样,硬生生的摆了一些拍照的元素。若一定要集邮打卡,那就来吧,没时间就别来了,很多城市很多创意园比这里好很多

长江索道

山城中的空中公共汽车

长江索道比“网红重庆”的走红还早一步,它通过各大影视剧作品广泛露脸,最后落脚到江上缆车这一独特的空中体验性而出名,在早期的重庆都市游中占据绝对C位。

随着城市新型公共交通设施的完善,公交车、索道、轮渡这些传统时代的工具逐渐失去部分功能。由于重庆地形地貌特殊,“立体交通”形成了一种有别于具他城市的特色,是山城一个强势的外形符号。在两江索道(嘉陵江索道、长江索道)双剑齐发的年代,这两道空中风景线成了重庆最早期的城市名片。但凡有电影电视剧来重庆拍摄,往返穿梭于两条江上的索道,必然会进入导演们的镜头。外地来渝的背包客和摄影爱好者会专门抽时间前来按下快门。

在那个交通尚不发达的年代,索道第一次让重庆人民体会到什么叫“飞一般的感觉”。尽管当时的长江索道不管在外观还是设备方面都没有如今这般发达,但却是那个年代独一无二的记忆。

在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重庆人眼里,长江索道无非就是一种交通工具,其职能和公共汽车、轨道交通并无不同。但对于许多外地游客来说,索道是一种了解重庆本地人文风土的方式。毕竟一低头就能俯瞰繁华的重庆市区,欣赏两江交汇的壮丽景象,也是一种独特而美好的体验。

曾经,长江索道因为运营成本高、运输效率低等局限,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现在它俨然成为重庆的发展象征,每天搭载无数人横穿长江,饱览山城风光。对于老重庆人来说,长江索道永远都带有一层美好的滤镜,是记忆里最难忘的过去。